达达场

慧极必伤 情深不寿

也许 完结


春,春。忠晃动着熟睡的春。

春迷糊着眼睛,看着忠,

你怎么过来了?春慢慢爬起来,我妈妈不在家吗?

然后是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的声音在沉寂的房间响起。

春把睡衣脱下,露出只穿着灰色的内裤的身体。

靠前摸到忠的腰带,想解开。

忠却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抬起他的脸看着自己。

不做吗?春轻声问,他似乎能看到忠眼中的光。

春一下子就醒了,感觉后背开始冒汗。


春知道最终这么一天会来到,让他跟忠连这样的关系都不能继续。

这样的关系没有尽头。

再退回吗,退回远远看着忠的时候吗?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会,难受,像琢磨说得那样。

忠沉默的看着春,不出声,也不动作。

按着春的手渐渐发热。


春眼神闪动,轻启上唇却发不出声音,只好咬住下唇,就这么看着忠。

忠的脸在月光照拂下异常坚毅,他所喜欢的人,

春贪婪得想看下去,想记住,想刻在脑子里。



忠本来只是夜晚吹风想起了春白天的眼神,内心蠢蠢欲动,

想见见春就兴冲冲得跑来春的家,他想跟春说说话,什么都行。

可春却只是在问自己要不要做,内心苦笑。

忠想知道春在想什么,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不想两人只剩下肉体的接触,越深却越空虚起来。

似乎只有他活在臆想的甜蜜里。

皎白月色洒在春脸上形成的一层薄纱,洒在眼中的是晶莹的星空。

他轻轻触碰着春的脸颊,推着脸颊的肉,慢慢摸到耳朵,却感受到一点湿润。

是春,眼角蓄满的泪,抵抗不了重力划过太阳穴,打在忠的指尖。

忠感觉那滴泪水就这么撞到了他的心头,震得脑袋嗡嗡直响。

他知道,没有办法回避,即使春会逃开。


我喜欢你。


嗯?春稍微反应了一会,唉?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跟我在一起吧。

我喜欢你!!

忠像是恐吓一般得口气在春面前。那话语似乎有回声,在春耳边来回打转,把他的泪都打散。

看着忠一副认命的表情,春笑了,拉着忠的手撞进忠的怀里。


嗯。




END


p.s.第二天,忠拉着春的手在三人面前出现时,除了琢磨外两人无一不吃惊至极,而琢磨则是一副得意的表情,毕竟他是助力。

不过一天下来,琢磨只想说,原本只是偶尔吃吃狗粮,现在全天放闪是闹哪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
热度(7)

© 达达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