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达场

慧极必伤 情深不寿

也许


春有时候回忆起来也会疑惑自己与忠是如何开始的。也许是偶尔会搭在肩膀上的手臂,也许是一起回家时候总是依偎在旁边的存在,又或者是聚在一起偷喝酒时,会倒在自己身上的温度。


有时候,忠似乎时醉了,会在春的脸上咬一口亲一下,或者是捏捏他的耳朵。

有时候,春也会大胆得趁着忠迷糊得时候摸摸他的飞机头和眉毛,去找他的发旋。


真正也许可以称得上开始是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女友的事情,瞬找到了被前辈丢弃的(不可描述)影片,大家聚在一起“观赏”。忠似乎没什么兴趣,那时候学校在传他跟某个女生在谈恋爱。


春则是一直偷看者忠,想靠近一些。忠兴趣缺缺的将春搂在怀里,摸了几下头后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春的肩膀上假寐,还恶狠狠地在耳边说不许动。过了一会,另外三个都不自觉得想去厕所,春听话得不敢动,但又难受得合着腿。这时候,忠觉得有些好笑得看着发窘得春,亲了上去。


春楞住了,忠亲在他的嘴上,忠还舔了他的嘴,忠的舌头在舔着他的牙齿。

春惊慌了却用了另外的方式,他急匆匆地张开嘴伸出舌头去追忠地舌头,

忠似乎收到鼓舞,用手捧起春的脸,更加用力地啃咬春的嘴。

直到春没法呼吸,被忠放开。


之后的两人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秘密游戏,在三人不在的时候,在学校空闲的时候,两个人都要玩这种追逐啃咬的游戏。终于两个人渐渐不满足于此,更多的渴求着彼此。





他们是在恋爱么?春很好奇,从他们突破最后一步那天算起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忠似乎在玩什么游戏,一直以找寻他身体的敏/感/部/位为乐。每次结束都一本满足得抱着春,揉捏着春的耳朵。而春得脑子里乱糟糟的,担心这种温暖是不是时间限定的。


终于那一天似乎是到了,他所“期待”的那一天。瞬告诉他,忠谈恋爱了,跟一个普通的女子高中生。他呆呆得说,这样啊,挺好得,忠一直很温柔。瞬看着春,不说话。春则是努了努嘴,慢吞吞走着,在马路上乱晃。


在他们经常吹风的地方,春的眼睛被风吹湿了,鼻头也吹红了,他想自己是不是哭了,一抹眼睛,什么都没有。可是心里闷闷的,沉甸甸的,张嘴也发不出声音来。


后面传来脚步声,再靠过来。“回去吧,”是瞬。


琢磨什么都知道。

琢磨拉着春的胳膊,想让春起来。但春转头看着琢磨,一下子就哭出来了。害得琢磨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抱着春,拍打着他得背。


那夜的风,声音特别大,会把人的声音吞掉的那种。



tbc?


评论(2)
热度(5)

© 达达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