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达场

慧极必伤 情深不寿

感觉动物世界这个名字好适合写abo🤣

很不喜欢骂人的人,即使你有千般解释,你都无法理解骂人的话说者畅快听者刺耳。无法想象出这样一张每天撒娇说着爱你爱你的嘴巴爆出一口充满生殖器官的话,还不打停顿的。真是双面人格……一面是好人的模样,觉得世界只有自己是最厉害的,暗自里夸奖着自己怎么会有如此美好的人呢;另一面又粗鄙不堪,一副从深渊里面爬出来的恶心模样。

20180721

如果我不来念这个学位,三年后我还是28岁,而且还没有这个学位。

也许 番外 梦 上

这是梦吗?

春彦这么想着,默默拉开有点紧的领带,咽下喉咙里的啤酒。

眼前是混乱的景象——廉太郎被满脸通红的瞬压着灌酒,忠大笑着一边递上酒杯一边往自己的嘴巴里面灌酒,而琢磨则指挥着自己的妻儿各种点餐,桌上杯盘狼藉,还在不断增加。他们是聚会?

春彦放下酒杯,看着自己手上的指环,不明所以。

我……结婚了?又看见忠手上的指环,同样反射着灯光,异常刺目。跟谁?我刚才还跟忠在……所以,哪边是梦?

春彦有些糊涂,感觉自己是喝酒喝过头产生幻觉了。为什么会有跟自己发小在同一张床上温存的画面呢?刚才还在跟忠撒娇的自己,现在已经是留着胡子的大叔,家里还有一个妈妈级别的老婆。

自己,忠,都已经结婚了啊。...

睡眠时间改为05:00-09:00(没有课的时候)

02:30-07:10(有课的时候)

好想一天睡八个小时。

也许 完结


春,春。忠晃动着熟睡的春。

春迷糊着眼睛,看着忠,

你怎么过来了?春慢慢爬起来,我妈妈不在家吗?

然后是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的声音在沉寂的房间响起。

春把睡衣脱下,露出只穿着灰色的内裤的身体。

靠前摸到忠的腰带,想解开。

忠却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抬起他的脸看着自己。

不做吗?春轻声问,他似乎能看到忠眼中的光。

春一下子就醒了,感觉后背开始冒汗。


春知道最终这么一天会来到,让他跟忠连这样的关系都不能继续。

这样的关系没有尽头。

再退回吗,退回远远看着忠的时候吗?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会,难受,像琢磨说得那样。

忠沉默的看着春,不出声,也不动作。

按着春的手...

也许 续


那天晚上春是在琢磨的床上睡得,

琢磨难得的温柔,在春抽噎得时候拍着他的背。

春就在这温热下睡着了。


第二天春红着眼睛跟琢磨道谢,

琢磨也只是揉乱他的头发又帮他梳理整齐。


待到五人集合的时候,春还是黏在琢磨旁边,

这让忠有些惊讶,似乎是感觉到春的变化,

他不明白,只不过几天没有找春,春的眼睛就没有粘着他了。


是的,忠心里清楚得很,春是如此得依赖他。

但他不会去问,也不会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怕春会给出不一样的答案,也怕自己会迷失在春的身上,

更怕会破坏什么,只能在一种满足与担忧间向春索取温暖。


是的,春是温暖的。

忠喜欢抱着柔软的春的身体,捏...

也许


春有时候回忆起来也会疑惑自己与忠是如何开始的。也许是偶尔会搭在肩膀上的手臂,也许是一起回家时候总是依偎在旁边的存在,又或者是聚在一起偷喝酒时,会倒在自己身上的温度。


有时候,忠似乎时醉了,会在春的脸上咬一口亲一下,或者是捏捏他的耳朵。

有时候,春也会大胆得趁着忠迷糊得时候摸摸他的飞机头和眉毛,去找他的发旋。


真正也许可以称得上开始是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女友的事情,瞬找到了被前辈丢弃的(不可描述)影片,大家聚在一起“观赏”。忠似乎没什么兴趣,那时候学校在传他跟某个女生在谈恋爱。


春则是一直偷看者忠,想靠近一些。忠兴趣缺缺的将春搂在怀里,摸了几下头后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春的肩...

期望

愿所有不一样都能被善待

1 / 14

© 达达场 | Powered by LOFTER